新闻资讯

代孕产业“国际化”的是与非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与个人财力的增强,中国、日本等国家中越来越多不孕不育的富裕阶层人士开始想方设法寻求代孕渠道,并希望能够用这种方式为自己生育后代。在这一背景下,一个横跨东南亚多国的灰色代孕产业链正在蓬勃兴起。然而,海外代孕这种方式真的可靠安全吗?代孕产业“国际化”之后到底又有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是与非呢?

  日本《经济新闻》8月29日报道称,近来世界范围内围绕代孕的争论迭起。此前有报道称,一对澳大利亚夫妇在泰国委托代孕,却最终遗弃患有先天性疾病的新生儿。还有报道称,在泰国一名日本男性被怀疑雇用多名女性为其产子。不仅仅是泰国,美国和印度也迎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求子”夫妇。代孕为何成为了跨越国境的问题?

  “甘米由我来抚养”,8月5日泰国女性帕特拉蒙·詹布瓦对蜂拥而至的国内外媒体这样说。她表示,去年12月一对澳大利亚夫妇遗弃了由她代孕而出生的龙凤胎中患有唐氏综合症的男婴。对此,世界各地的责难声不绝于耳,人们为甘米募集了约2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8万元)的捐款作为抚养费。但澳大利亚夫妇却否认称“是误会”。

  无独有偶,同样是在8月5日,在曼谷一公寓里通过代孕出生的9名婴幼儿受到了保护。有消息称被怀疑是委托人的日本男性在乌克兰和印度也尝试通过代孕获得孩子。该男子的目的是什么?对此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

  这两起事件再次反映出的问题是代孕的“国际化”。在泰国,法律并未禁止代孕,因此不仅是日本和澳大利亚人,来自美国、德国、西班牙以及以色列等世界各地的夫妇也蜂拥而至。“我很健康。我想为孩子挣抚养费”,在网络上,只需要100万日元左右的报酬就可以找到泰国女性代孕的广告比比皆是。

  虽然存在语言、签证以及国籍等种种障碍,为了代孕而远赴重洋的夫妇仍络绎不绝。在英国和荷兰等地,法律允许“不支付报酬”的代孕,但愿意免费代孕的女性并不多。在日本,主要委托妻子一方的姐妹或母亲代孕。如果无法委托近亲,就只能选择去代孕被广泛普及的国家找人代孕。

  在美国委托代孕需约59万元

  代孕最初源自美国。1978年,英国诞生了首个体外受精的婴儿,这使代孕在技术上成为可能。而从80年代起代孕逐渐普及。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等地承认代孕。有很多名人曾公开宣称有代孕经历,如美剧《欲望都市》的女主演莎拉·杰茜卡·帕克和英国知名歌手艾尔顿·约翰等。日本演员向井亚纪也曾赴美通过代孕得到了双胞胎。

  在美国委托代孕需花费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9万元)以上,故委托代孕的夫妇以富裕阶层为主。特别是近年来,因为在美国代孕具有使孩子获得美国国籍,且可选择性生育男孩等优点,中国的富裕阶层竞相选择赴美。美国的中介机构也在中国开设代理店,吸引人们赴美代孕。

  “在美国找代孕妈妈可要花好几年呢”,在印度通过代孕生育了3个小孩、其中包括一对双胞胎的美国人这样说。印度人口超过12亿人,且贫困者很多,故相比美国在此更易于找到费用便宜的代孕妈妈。包括出国费用在内只需数百万日元。
 


 

  代孕=剥削穷人?

  很多国家尤为禁止向代孕母亲支付报酬的“商业代孕”。但印度法律限制宽松,故2000年代前半代孕在印度急速发展。据非政府组织SAMA称,印度国内的代孕机构超过了3000家。还有供数十名代理母亲从怀孕到分娩集体生活的宿舍。她们的目的是赚取相当于丈夫年收入数倍的报酬,用以孩子的教育等。

  另一方面,很多意见也批判称这是“剥削穷人”。印度政府在2013年禁止了同性夫妇和单身者委托代孕。泰国政府也基于最近的事件,积极出台禁止单身者委托代孕等的相关规定。

  如果在A国难的话,就去B国——据代孕中介机构World of Surrogacy称,最近为寻找代孕母亲而远赴墨西哥的人等正在增加。

  代孕产业背后的“重重陷阱”

  代孕绝不仅仅只是花一点钱出国换个孩子这么简单,事实上,伴随着海外代孕产业的发展,这个灰色链条背后的“重重陷阱”也逐渐开始显现。自以为花钱就能找人生孩子,实际上却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例子比比皆是。

  美国《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称,与许多国家一样,代孕在中国是非法的。但不孕不育增多、计划生育政策放宽以及要求生孩子的文化压力,这些因素加起来助长了代孕黑市蓬勃发展。有专家说,每年通过代孕黑市诞生的婴儿超过一万个。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目前在中国,另外一种更为昂贵的出国代孕方式也非常盛行。具体操作办法就是,中国夫妇飞赴泰国提供精子和卵子,代孕手术安排在泰国进行。一名中国代孕妈妈也飞到泰国,接受植入。三人返回中国后,代孕妈妈被安置在配有一名全职助理的私人公寓里。提供这种服务的某医疗集团表示,为了确保代孕妈妈不会产生带着顾客的孩子逃跑的念头,她与家人的联系被切断了,且每天都会与一名心理顾问会面。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婴儿将在一家私人诊所诞生,医疗集团的代表告诉记者,这家诊所与该医疗集团签有协议,会接收夫妻俩的身份资料,合法地将孩子登记为两人所生。这对夫妻通常永远不会与代孕妈妈见面。据估算,如果第一次尝试就成功,该医疗集团可以获得2.4万美元的利润,和代孕妈妈获得的收入相当。

  但很显然,这种无人监管的市场上充满了各种陷阱,所以政府应该早日规范代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