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代孕:面对道德与法律的追问

  日前,一对澳大利亚夫妇抛弃了代孕生下的、患有唐氏综合症和先天性心脏病的男婴,事件随即引起了世界各国对代孕的争论。经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在我国,“租用”别人的子宫生下自己的孩子,也已悄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非法产业链。最低花40万元,“专门机构”就可以从掌握的档案中选择代孕母亲,甚至在落地国生产拿绿卡等一切环节,均由“专门机构”负责搞定。

  代孕有自然代孕和人工代孕,人工代孕又分为很多种,但不论哪种代孕形式,目前都不受我国法律保护。

  我国相关部门制定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法律明确了代孕的违法性。

  随着代孕灰色产业的发展,其背后的法律、伦理冲突日益加剧。孩子是婚生子女吗?孩子的妈妈是谁?由此涉及的抚养、继承、探视等法律关系又该如何判定?此外,代孕母亲难舍与孩子的骨肉亲情,把孩子带走怎么办?孩子要求寻找代孕母亲怎么办?

  这些“麻烦”,都成为代孕双方不得不严肃考虑的问题。

  代孕协议有效吗?

  任何形式的代孕合同都不具有法律效力

  为了达到代孕的目的,代孕委托方和代孕方一般都会事先签订协议,内容大体包括孩子的归属、孕期的待遇和代孕总补偿金等。记者在一家代孕公司网站提供的《爱心代孕合作协议》范本中看到,协议内容第一条为“甲乙双方(甲方为代孕需求者,乙方为代孕公司—编者注)是在完全自愿的基础上达成的代孕协议。乙方指定的代孕方完全自愿为甲方代孕。”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协议一般还会写明相应的解决办法。例如发生流产或者死亡事故,委托方需按照协议对代孕方进行补偿或赔偿。

  即便代孕协议是代孕双方自愿协商、真实意思的表示,协议依然无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孙若军表示,按照我国合同法规定,违反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条款订立的合同被认为不具有法律效力。有关部门2001年制定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令禁止代孕行为,该规定属于行政法规,禁止代孕是强制性条款,因此,当事人签订的任何形式的代孕合同都不具有法律效力。

  既然代孕合同不合法,一旦代孕服务产生纠纷,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相关利益方的权益都难以得到保障。据了解,目前的代孕机构一般都无法在工商部门注册公司以进行代孕中介服务,没有正规的办公地点,工作人员也往往未经过任何培训。一旦出了问题,这些非法经营的代孕机构人去楼空,已经花了钱的委托方和处于孕期的代孕母亲便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自由行使生育权也违法?

  法律不保护公民对他人行使生育权

  有观点认为, 代孕母亲运用代孕合同,帮人生育,是行使其生育权的一种行为。孙若军对此表示:“公民的生育权是人格权,人格权是支配权,权利人对自身的人格利益享有支配的权利,无须经他人同意或他人协助即可实现。但生育权具有其特殊性。”孙若军解释,“生育权的实现不能基于个人的独立意志完成,需要相关关系人的配合,现代法律的精神是不允许任何人对他人人身行使支配权的。因此,国家保护公民的生育权,不包括公民对他人行使生育权。”

  事实上,整个代孕行为中,代孕母亲的完整人格和基本尊严都面临被破坏和贬低的质疑。由于大部分代孕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行为,代孕母亲将自己的子宫作为“物”来出租使用,这实际上是将身体商品化。
 


 

  记者对网上代孕中介的调查发现,代孕母亲的个人信息被详细分类,单双眼皮、直发卷发、牙齿状况等都被细化。代孕需求者可根据个人信息对代孕母亲进行选择,包括年龄、身高、体重、相貌、学历等。不同特征的代孕母亲被明码标价,年轻漂亮、学历高的代孕母亲一次可获报酬20万元。女性靠生育赚钱,这无疑是对女性作为人的尊严和人格的践踏。

  “国家禁止代孕的原因很多,保护代孕妇女是其中一方面。”孙若军表示,如同国家禁止买卖人体器官一样,为避免妇女为生计沦为生育工具,法律需要适度干预。目前绝大多数允许代孕的国家也都是禁止商业代孕行为的。

  孩子的法律地位如何?

  属有血缘关系委托人的非婚生子女

  代孕子女是不是婚生子女?孩子有几个妈妈?据了解,关于代孕母亲与孩子可能有的生物意义上的关系,目前有三种情况:求孕男方的精子与代孕母亲的卵子结合孕育;捐精者的精子与代孕母亲的卵子结合孕育;以及受精卵来自求孕夫妇而孕育。前两种情况,代孕母亲与孩子之间有基因联系,第三种情况,两者间则没有基因联系。

  孙若军认为,代孕子女生物意义上的父母就是法律上的父母,代孕子女是与其有血缘关系的委托人的非婚生子女。

  婚姻法对非婚生子女的法律地位作了明确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父母和子女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另外,如果没有阻隔代孕母亲与孩子的亲子关系,根据婚姻法规定,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如果孩子不具有委托夫妻的基因,其出生后由委托夫妻抚养,就形成事实上的抚养关系。”孙若军表示,与代孕子女没有血缘关系的委托人,除办理收养手续外,在法律上不具有父母子女关系,不享有法律上的权利和承担法律上的义务,相互间没有法定的继承权。

  生育是以婚姻为前提的,生育权必须按照国家的计划行使,这是必须严肃对待的事情。而或许更值得代孕双方反思的是:代孕子女无法选择自己“商品化”的出生方式,这些处于复杂亲子关系中的孩子或许将来还会面临复杂的利益关系。这对他们又是否公平?